Category Archives: 籃球故事

值得人尊敬的籃壇鐵漢

前個星期寫紐約的8號球衣時,提及1999年經典的「老八傳奇」,有點意猶未盡。很慶幸從二手市場買到一本絕版書《Just Ballin’》,就是記載這一年紐約人的血戰經歷,其中有一位球員的故事令我印象深刻,卻又不是甚麼耀眼球星,他是大塊頭白人中鋒德尼(Chris Dudley)。
聽這個名字,會有不少人頴頭。如果在YouTube搜尋,你不會看到他的甚麼生涯精華,只有他尷尬被奧尼爾頭上灌籃,或是醜陋罰球射姿被人取笑的影片。事實上只有籃板球和防守中規中矩、沒甚麼攻擊能耐兼罰球差勁的德尼,又確只是個不起眼的工兵球員。
德尼在90年代NBA更是異類:當聯盟充斥着從貧民區求生打拼殺出血路的黑人球員時,德尼卻是耶魯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主修政治及經濟,他祖父曾是美國駐丹麥大使,連同他父母及叔叔全部是耶魯出品,出身富裕家境。如果單從工作賺錢角度看,當個NBA二、三線球員,對他人是夢想,對他卻是屈就。
而德尼還有另一個身份:他是個糖尿病患者。16歲發現自己患糖尿後,德尼沒放棄他的籃球夢,憑堅強意志揹着這個病一直打到最高殿堂NBA。如說他冒着性命危險打球也不算很誇張,在比賽日他一天裏往往要檢查自己血糖指數十幾次,有時在場邊板凳休息時也要自己做檢驗。這麼一個病人,專門硬扛籃底防守的苦工——— 99年時伊榮(Patrick Ewing)季後賽受傷,就是靠他頂上屢建奇功——— 竟在NBA生存了13個球季,動機不是脫貧致富,可以想象他有多熱愛籃球,有多麼tough!
退役後德尼曾經從政,代表過共和黨參選州長,之後從事基金管理,也義務當高中籃球助教,路夫(Kevin Love)就曾是他的學生。
文:喬靖夫

轉載蘋果體育2018-1-13

小美的籃球成長故事

https://wp.me/p3LVva-1Fz

1

今年圓洲角臨屋的秋葉落得勁,小美踏著落葉、追著嫲嫲拍波去!

慢點、球場碎石多呀!

2

 

拍著拍著,小美高小參加了籃球成長班,興奮的拿住爺爺用砂紙再磨出手感的光頭籃球見教練SiuBox

教練,這波ok嗎?

可以,球輕D但啱你射!人正心正,腳對正籃就能投入!

3

小美很投入球隊集訓、因為身高比隔壁的小強還高半個頭,但最怕他從背後拍走球,但小芳的推碰和開踭就…

人打波你打波,積極少少啦!

小芳低小美一年但氣焰卻…

4

5

大家同是飛越隊就是坐埋一條船,有咩就唔好放在心,當面講出來…教練SiuBox在輸了一場唔應該輸的球賽後勉勵大家。

交心過後,小美又在跟飛隊打在圓洲角臨屋碎石場打了四個秋天…

6

今年秋風刮得更早,詠美拖著三歲大的小P到球場拍球,臨屋已遷卸了,但忘不了踏著秋葉打球的日子,成長歲月有著無知與堅持的印記。

小美的籃球成長故事會續下去嗎?會、有你出錢出力,就可以,歡迎你支持籃球生命培訓…

有關本機構籃球事工簡介請上網站http://www.bsm.org.hk

籃球生命培訓眾籌請clickin

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basketball-fund-raising-carnival-2017-shooting-10000/

可網上信用卡過數

或以下方法

籃球體育事工(簡稱籃體)為基督教慈善團體。1987年創立,藉籃球活動培育數以千計的青少年健康成長。多年來透過合辦籃球隊、訓練班、康體日、領袖訓練等活動,與教會、中小學、社區中心等攜手 服侍青少年。2001年登上更闊的康體互動平台,引入多元化wargame活動(汽槍、馬紙、水槍、膠彈等)、營會、啟導遊戲、康體籃球,結合經驗學習、歷奇輔導、解說技巧,更有效幫年輕人突破自我,促進身心靈健康成長。

我們是一個按稅務條例註冊的慈善團體,多於港幣$100的奉獻,可向我們索取收據作稅務減免用途。

一般常費或特別奉獻可用以下途徑:

1. 請寄劃線支票,抬頭為『籃球體育事工有限公司』(Basketball Sport Ministry Ltd.)

2. 直接將款項存入匯豐銀行 004-563-076629001 或 銀行轉賬 563-076629001 ,並寄回收條,方便本會發出收據(請勿寄現金或郵票)。

按此下載奉獻表格

3. 歡迎參與我們定期性舉行之機構籌款活動, 具體支持及為我們守望.


一人球隊,難成大器

本文短碼 http://wp.me/p3LVva-1Bz

NBA季後賽,在十年來變化很大。以往打到季後賽,通常關注焦點落在某幾個球星身上。傳媒也喜歡將比賽寫得將神話故事裏的戰爭一樣。直至現在,開始將球隊勝敗從個人能力轉向整體團隊的實力及配合。

有時看網上的文章, 不難發現某幾個球星的個人能力費無限吹捧。例如雷霆的韋斯卜克的個人數據常與某位NBA名宿相提並論。又或者華盛頓巫師的約翰禾爾比過份讚賞。

個人能力方面,星級球員通常不用被懷疑。但籃球是整體的團隊運動。若其他人不能跟隨星級球員一起發揮高水準表演,最後可能吞下敗仗。上述兩位球員的球隊最後敗在另一些實力被看低一線的球隊。對方可能星味不重,但團隊之間的信任和合作相對好一點。結果,大家都知。

回顧早期的公牛王朝,米高佐敦也不是一開始拿下總冠軍。當經歷過失敗,他開始跟拍賓、洛文、古高、卡爾、格蘭等球員合作,專研球技、戰術及默契。之後,他們拿了很多個總冠軍。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但關鍵是不能獨自發亮!

 

By作者:  流馬

女教練手記 之 快樂籃球

img_0561

剛過去的星期日,有高中女同學在分享代禱事項時,告訴我們她是一個都有「小小」緊張的人,在籃球比賽或考試前,總會緊張到嘔吐。

我跟她說:那你不是「小小」緊張,而是「非常」緊張。

我想,打比賽是一件很認真的事,但緊張到出現嘔吐,就有點過份。何況,她要打的是學界賽,又不是奧運,壓力何來呢?做專業運動員也不會是這樣心理狀態啊!

暑假期間,我到一間教會幫手一個籃球班,其中一位家長是導師,所以她要自己的孩子必須參與其中,她才可以幫手事奉。她說原先她的孩子很不想來啊,很不喜歡打籃球……怎料上完第一天的籃球班,他竟愛上籃球。打爛沙盤問到底,才知孩子就讀一間名校,能參與籃球隊的,必然是出眾的球員,並能為學校增光。就算自己不參加球隊,平日體育課遇上校隊的同學,也不能盡興。籃球只帶給他失落的印象……

打籃球其實是一件很開心很好玩很享受的事情,是什麼讓孩子們充滿負面情緒,甚至負能量去參與這個百多年前,由神學院教授奈史密斯博士發明,滿有基督精神的運動變成如此?

是我們的價值觀?香港的教育制度?本地的運動文化?Hmm……真的要好好想一想。

底線

在今%e5%ba%95%e7%b7%9a個暑假,一個小學的籃球暑期聖經班中,我趕了兩個孩子出場。
我很少這般嚴厲,要我咁決絕,一定是他們觸動到我的底線。
首先在第二天活動中,我們打籃球比賽。在過程中,若有球員走步或重運,我都會停下比賽,趁機教孩子一些籃球規則。
有次在對手入波後,有位平日都不大專心,諸多籍口的小球員,竟憤怒地大聲說: 有冇攪錯! 我又趁機一邊警告他,一邊想教導大家,在比賽中要專重球証和對手,不然球証有機會判你技術犯規……在我都未講完我想講之時,這位孩子仍有憤憤不平在大叫: 攪錯呀!
唔好意思,請出場吧!
在導師陪同和安慰下,他哭著離開了球場。如果在孩子年紀小時,我不糾正他的品格……唉,過不了我自己那關。
另一個被我罰他離開現場的孩子,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大大聲聲在眾人面前講粗口。
球技可以學,慢慢地學。但培養品格,對我來說,則要從小學起。在球場內如是,在球場外更加是。共勉之。

失落的英雄–Curry

cure-cry

本文短碼http://wp.me/p3LVva-1nD

記者直擊失落的Curry:低聲向Green道歉,偶遇詹皇無心交流

BY EDGAR ON 2016-06-20 07:38:49 NBA新聞

記者們守在勇士更衣室外,大家低頭刷著各自的社群網站,來獲取幾牆之隔的場內頒獎資訊。不時傳過來的歡慶聲音,讓更衣室外的通道顯得更加安靜。

記者們還在聊著剛才的那場比賽。「哎,如果Iguodala那次兩罰進了就好了。」「如果最後4分鐘有一個人能得分,這場比賽或許就贏了。」「如果Curry那次背後傳球不失誤就好了。」可是,一切也都只是如果而已。而就是這些環節,讓整個比賽,走到了不同的方向。讓這間更衣室在一個賽季的歡樂之後迎來無窮的遺憾和傷感。

更衣室的大門終於開啟。只有IguodalaLivingston已經洗完澡穿戴完畢。CurryThompsonGreen,三個人都依然面向自己的衣櫃,呆呆的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往常,Thompson是那個最能平常心對待一切的球員,輸或者贏,都會迅速把該做完的事情做完,然後離開更衣室,回家陪狗。可是今天,他的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Iguodala迅速埋到記者堆裡,聲音低沉到沒有人能夠清楚聽到。所有記者必須拼命的將收音麥克風送到他的嘴邊,才可能將聲音收錄下來。但當最後一個有關於為什麼騎士隊才值得這個總冠軍的問題被拋出的時候,Iguodala突然加重了聲音搖搖頭說,「因為上帝說的。」

此時,坐在一旁的Curry,終於起身,向更衣室的另外一側Green的座位走去。他拍了拍Green的肩膀。這才讓同樣面朝衣櫃的Green轉過身來,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Curry小聲的在Green的耳邊說著什麼,然後Green點點頭。

儘管Curry曾經在賽前信誓旦旦的說,自己要打出職業生涯最好的一場比賽。但事實上,真正這樣做的卻是Green。在浪花兄弟手感冰冷的時候,他一人挑起了全隊進攻和防守端的大旗。就那麼扛著,將比賽推到了最後的時刻。32分,15個籃板和9次助攻,你沒有辦法再去要求一個更好的Green了。

Curry當時雖然聲音很小,但是你從他的嘴形裡可以大概猜出那段和Green談話的內容。他在向Green說,「對不起,是我沒有做好。我們明年再來。」

Green說完話,Curry走向了理療室。他一腳踢翻腳邊一個恢復用的海綿器械。就像他在比賽還剩114秒,再一次嘗試三分投射卻換來一個籃外空心,Kerr喊暫停之後走向板凳席時踢向毛巾的一腳。那個時候,你知道,賽季已經結束了。這樣的情緒,沒有辦法讓他再帶領球隊創造奇蹟。

Curry在理療室裡一屁股坐在按摩床上,一動不動。隊醫Chelsea過來詢問了一會,Curry搖搖頭後,就離開了。他還是那樣呆坐在裡面。直到公關提醒他去參加記者會。

沒有洗澡,也沒有更衣,甚至還是那雙剛剛陪他上場的球鞋,Curry就那麼套上一件長袖球衣就走向了發布會。他沒有選擇穿過家屬等待的通道,而是抄一個更衣室旁的近道,直接通向發布會。

進到裡面的時候,Green還在接受著採訪。Curry選擇站在一個角落裡,將頭埋得低低的。你絕對看不到他的臉和表情。沒人知道,他是在聽著Green的回答,還是又一次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13494992_1364588236890457_4691271798190334243_n

或許是過往的一個賽季,整整8個月的時間裡,他們所有經歷的每一場勝利,打破的每一個數字,和那一場場失敗。Thompson曾說,如果不奪冠,他們這個賽季就算是失敗了,那73勝也變得沒那麼大的意義。此刻,Curry也不知道這個看似曾經美好的賽季,最終卻是不完滿的結局,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知道,我們經歷了一個偉大的例行賽季,做了沒有球隊可以做到的事情。卻在賽季的最後一場裡敗下陣來。這真的很痛。」

比賽結束的蜂鳴聲響起,所有的騎士球員都衝向場內,James跪在正中心,掩面痛哭。這一系列,都被Curry看在了眼裡。當每個勇士球員都已經衝回了更衣室的時候,只有CurryIguodala還站在球場的另外一側,眼睜睜的盯著場內發生的一切。就在去年,他們是那個在客場笑到最後的球隊,他是那個仰天長嘯並且站在世界之巔的人。一年過後,在自己的家門口,Curry只能看著相反的一切在眼前發生。

「我當時只想冷靜一下,然後再走過去恭喜他們。同時我也想看著那一幕的發生,在夏天的時候,或者下個賽季時去提醒自己,要變得更加強大。」Curry說。

這個夏天,不用前往巴西參加奧運的Curry,可以用三個月的時間去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康復。無論是右膝,右腳踝,還是傳聞中的肩膀。他說三個月就足夠了。

從記者會走出來,Curry一直低著頭,路過騎士更衣室的時候,正巧碰到James叼著雪茄,頭戴冠軍帽被一群人前呼後擁的走出更衣室的場景。他抬起頭,用餘光瞟過,腳步突然停頓了一下。或許,在他的腦海裡,在糾結是否該走過去祝賀他。可最終,他還是選擇繼續往前走。

那一側,James也看到了Curry從眼前走過,眼神同樣也是一瞟,然後迅速的轉過頭去,繼續著自己的狂歡。

Curry最終選擇朝家屬的等候通道走過去,路過Green母親的身邊,和她擁抱,走過其它球員家屬的身邊同樣也是一個個的問候。

當他最終洗澡完畢,換完衣服離開球館的時候,屬於自己的那片球場上,騎士隊的所有人還在進行著採訪和狂歡,James的最有價值球員獎盃就放在轉播商的桌子上,閃閃發光。幾個保安看到Curry要離開,不停的為他鼓掌。因為在他們的眼裡,儘管這個男人沒有為他們帶去總冠軍的獎盃,但是卻在之前的那麼多個夜晚裡,用神奇和勝利為這裡的每個人帶去了歡樂。

而這就夠了。

真 ‧ 讚賞

IMAG2316

今個學年小學球隊最後一堂,我跟我那些二三年級的小球員們說:今天是最後一堂,教練要遂個遂個讚賞一下你們。你猜我要讚誰先呢?

大家都估我會先讚一些表現出眾,或技術上進步最大的球員。我倒沒所謂,因為我真的每一位都稱讚啊!!!

「你的射球技術進步了非常之多!

「你的防守意識冇人能及!

「在球場上,你是一個戰士!

「基本技術現能掌握得好穩定啊!

「在比賽中你時常出聲鼓勵和提點隊友,這很有領導風範啊!

隊中當然還有一些較為挑皮的孩子,我也跟他們分別說:

「你真的很有創意,做一些教練估你唔到的動作!

「今個學年練習中,你那次的攪笑,真的成為我們的經典!

那天大家都歡歡喜喜的結束練習,但孩子們聽到讚賞後的表現卻令我難以忘懷。

有些孩子,聽到讚賞後害羞的神情真的很可愛!

一些孩子,在被稱讚後笑容大到好像會碰到耳朵!

但有好幾個孩子在我點名稱讚時會垂下頭來,我要主動叫他們望著我才有眼神接觸,我要好好的欣賞你啊孩子,有信心地接受讚賞吧!

還有一個真經典,這一定是小朋友表達興奮的方式,除了笑之外,有位球員還把手腳放在地上,舉起屁股搖來搖去,而這一個,還是一個女………………

聖經中以弗所書二章十節講到: 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英文聖經中,工作可以是MASTERPIECE,即是傑作的意思。我們每一個都是神的傑作,當然會有很個別和獨特的地方予人欣賞哩!!!

你喜欢祝福後輩的KG,定不可—世的KB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ports/art/20160204/19478286

魔鬼叫我作反
–阿紫的故事

本文短碼方便轉載 http://wp.me/p3LVva-1dA

Siubox的球員輔導成長個案

阿紫的故事

阿紫的故事2

阿紫的故事3

阿紫的故事4

阿紫的故事5

阿紫的故事6

阿紫的故事7

阿紫的故事8

阿紫的故事9

球員輔導,導師訓練,紀律,成長,青少年,反叛,

方海蓉與siubox 2015-12-31重聚

方海蓉的見証

感謝神的恩典,讓我重返廿多年沒有聯絡的教練——「博士」。雖然沒見多年,我對他的印象仍很深刻和尊重。當年的男女隊友都專心練波和合作打球,惟獨我愛作弄人,制做麻煩,不受教和經常跟教練搞對抗。回想當初的無知真教人心痛!導師和教練選擇給無知的我改過的機會,從來沒有放棄我。當年飛越隊集訓許多時都給「博士」責難,但教練都是為我好,所以到現在我仍很尊重他,以他為榜樣。

我後來在街上遇到飛越隊的導師,他帶我去了教會。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卻從不跟家人到教會聚會。跟了導師去教會,半年後我改變了,不再作弄人,不再搞對抗,開始尊重人和顧及身邊人的感受。一年女兒後升高中,家人送了我和弟弟去澳洲升學。我真捨不得教友、隊友、導師和教練。

到了澳洲我和弟弟住在英國牧師Pastor Raymand Davy的家,初初很不習慣,家規嚴,不得晚歸,每周去兩次教會。那時覺得好煩。但回想牧師悉心照顧、專車接送返學、放學、教我聖經。

後來在Maccquarie University Sydney認識了現今的丈夫。神賜了一個很好的老公給我,他沒有脾氣,好關心我家人,又接受我所有缺點,結婚12年才小孩,懷孕四個月發現bb心跳不太正常,這時我已打算不要了,但過了一周再覆疹,醫生又說bb正常,好健康。這是我覺得神給希望。可是,後來bb出生又查出有病,這時我很傷心,問神給我希望但最後又讓人失望,這時我已對神失了信心,不想返教會。我當時覺得神好殘忍,為何要我擔當那麼多的重擔。又要照顧女兒,又要照顧旅行社的生意,我老公一直鼓勵我和愛護這個女兒。或者是上主要我們去照顧這女兒,之後慢慢選擇了接受,聽牧師話返教會。

去生二月又有一感恩事,上班時覺得右眼不適,去看眼科,原來視網膜脫,要立刻去醫院施手術,但這天是星期五要待周一才能安排醫生做手術。我很害怕,於是致電Pastor Raymand Davy,他為我祈禱、安慰我天父會有安排。天父果然聽禱告,收電話的幾分鐘竟找到醫生即日幫我做手術。天父為我施神蹟,真感謝香港家人的第一城浸信會和澳洲教會弟兄姐妹為我祈禱。

梁文道的戲夢人生——談高比拜恩l

http://wp.me/p3LVva-1c4

梁文道的戲夢人生——談高比拜恩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6%A2%81%E6%96%87%E9%81%93/art/20151206/19400969

雖有預感,但還是有些意外,上週剛剛寫到Kobe Bryant,過幾天就看見他宣佈退休的消息。而他宣佈退休的方式,以及接下來所要發生的事情,正好又契合了我對這位二十年老湖人的印象;那就是不斷地勉強自己,不斷地搶佔舞台。)
以一首詩來告別籃球,還有比這更加Kobe的事嗎?這首詩真能當作教材,向學生示範為什麼一首詩光有真摯情感是不夠的。難道Kobe Bryant不曉得自己的詩藝水平?為什麼他不怕獻醜?我猜,那是由於他對「卓越」二字的理解。這位好學不倦的巨星有個很特殊的嗜好,喜歡打電話給一些他本來不太認識的名人,比如說「蘋果」的設計大腦Jonathan Ive。這些人全是行業翹楚,應該都忙得很不像話,大概是來電者身份特殊,只好一一耐心回答他的各種問題,像是「你怎麼知道自己的產品符合自己的預期?」,以及「你覺得自己觀察世界的方式與其它硬件製造商有什麼區別?」似乎條條大路通羅馬,就算隔行如隔山,但大家通往卓越的道路卻是一致的。做好一部手機的秘方,或許也能是精進籃球的訣竅。既然卓越的方程式類近,那麼籃球打得好的人大概也就可以寫好一首詩了。即便沒有寫詩的才華,勉強一下,再勉強一下,後果肯定也不致於太糟。正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一路以來,「黑曼巴」Kobe不就是這麼勉強出來的嗎?當初看他打球,湖人球迷最不喜歡他的地方就是這小子太過勉強,天賦是有的,但他以為自己是誰?老要學着Michael Jordan擺款,在人群中硬闖硬穿,頻頻使出姿勢好看卻終成浪射的fadeaway。不過再過幾個月,再過幾年,這個孩子的fadeaway居然勉強成了真貨,大家眼睜睜地看着他真的變成了新世紀的Jordan,沒有一個曾經瞧不上他的老球迷不服氣。
「你見過清晨四點鐘的洛杉磯嗎?」這句話已經是名言了,最能說明Kobe那股不停勉強自己,不停追求卓越的工作態度。「熱火」的Dwyane Wade最近回憶,2008年他們在拉斯維加斯為了北京奧運集訓,第一天早上八點大伙剛剛下來吃早餐的時候,就看見Kobe已經穿着一套被汗水浸濕的運動衣,正在用一袋冰塊冷敷膝蓋。他說:「Everybody else just woke up. We’re still stretching and yawning and looking at Kobe like.’What the f___’? We’re all yawning, and he’s already three hours and a full workout into his day」。Wade的隊友Chris Bosh當年也在場,他看到了這一幕,他的想法是:「You never forget stuff like that. I felt so bad. I’m like,’What is he trying to prove?’ But he was just doing his normal routine. We’re all supposed to be big-time NBA players. Olympians and stuff. And then there’s Kobe, taking it to another level from Day1. And I had been off for like three months.」。
每當一位運動明星離去,媒體都喜歡用上「XX之後再無XX」,又或者「再也不會有像XX這樣的巨星」之類的老套形容去搶眼球。然而在我看來,Kobe如果真有什麼遺產,那恰恰就是讓後來者發現人人都有可能變成Kobe。這麼說並不是想否定他的天賦,只不過有天賦的人實在不少,資深球迷都能列出一長串名單。但Kobe的職業生涯卻是一則典型的勵志故事,以學習Jordan起家,不怕恥笑,硬要逼着自己超越偶像,打完一場比賽之後還要獨自留在場上練習投籃兩個鐘頭。最後就算賽不過Michael Jordan,到底也能成就出一個Kobe Bryant。在他那一代NBA球員裏頭,真正學習不了,以後可能也不會再有的人物,我以為是Allen Iverson。

啊,那是一段多麼令人懷念的日子。籃球我看得晚,沒能趕上湖人和「賽爾特人」輪流坐莊的年華;但至少還來得及見識公牛王朝的建立,以及隨後「九六一代」的崛興。那二十年的籃球真是好看,充滿了劇情,要悲情有「郵差」Malone和John Stockton(我最喜歡的控衛)那千年老二的命運,要丑角有像Dennis Rodman這種會和金正恩結下「純粹友誼」的狂人;愛看老式正派的,則有Tim Duncan這種謙虛內斂,把一記記看似簡單實則極難的擦板球默默釘上對手棺材蓋的大個頭。當然,還有crossover華麗得像是穿花蝴蝶,我怎麼回看錄影都不嫌厭的「答案」Iverson。
Iverson和Kobe這兩個NBA同年生,一樣把Jordan當成偶像,一樣不怕挑戰Jordan,一樣地好勝鬥狠,也一樣地獨食。他倆都愛射球,以得分為人生職志,自然也都要落下「效率不高」的惡名。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本來就對數據統計特別癡迷的NBA(這本是美國體壇的最大特色),也開始喜歡計算效率了。Kobe就不用說了,他已經被數字狂確認為史上投射命中率最低的NBA球員。奇的是我前兩年還看過一篇文章宣佈Chauncey Ray Billups是個比Iverson還要出色的球員,因為前者的「效率」要比後者高上不少。如果你從來不看NBA,你大概不會聽過曾有「關鍵先生」稱號的Billups,但我敢打賭你不會不曉得誰是Iverson。為什麼一個「效率」比較好的球員你不知道,一個出手太多,浪費的機會也太多的Iverson卻會成了人所共知球星呢?
答案就在球星的這個「星」字。
說實話,NBA就和任何觀賞性運動競賽一樣,原是一場大戲,球迷喜歡的是進球和贏球,而不是什麼效率。我們一早起床,為的不是計算更多的數字,而是炫亮得足以讓人忘懷一切抽象概念的感官現實。這種對一場表演的喜歡,有時候可以荒誕不經到了連其自身邏輯都不惜違反的地步。例如1992年的「巴塞隆拿」奧運,美國終於搶到了把職業籃球運動員送上場的機會,於是有了史上最強大的球隊「Dream Team1」。這隻球隊的中鋒是David Robinson和Patrick Ewing,小前鋒是Larry Bird和Scottie Pippen,大前鋒有Karl Malone與Charles Barkley,控衛則有Magic Johnson及John Stockton,此外還有如日中天的Michael Jordan。真正懂球的人看到這個陣容,就該明白接下來的賽事會有多無聊了。這就像是讓Roger Federer和一個中學選手打網球似的,毫無懸念。一場還沒開打就已經知道結果的競賽,不只無趣,並且還有違反體育精神的嫌疑。
問題是大家就是愛看,看這隊人怎樣以場均得分超過對方四十多的比數凌虐全球,看他們如何以接近遊戲的態度耍弄對手。Magic Johnson事後說過:「我看着自己的右邊,那裏有Michael Jordan;我朝左一望,見到的則是Charles Barkley或者Larry Bird。我都不曉得自己該把球傳到那裏才好」。有幸和他們對賽的各國選手大概也有類似的兩難,是該正常打球呢,還是專心欣賞對手的表演好呢?情況實在詭異,每一場比賽之後,剛剛以大比數輸了球的人都會興奮地圍住贏家要簽名,換成今天,那一定得是自拍。我最記得輪到阿根廷國家隊受害的那一場,因為那幫背負着國家榮譽的代表竟然一上來就追着偶像拿簽名,而且還是簽在自己的球衣上頭,比賽還沒開始,比賽早已結束。
真球迷也好,假球迷也好,沒有人不愛看那一年奧運的籃球賽,直到二十多年之後仍然可以向自己的孩子講故事。重點根本不在它是不是有意義的比賽,更不在數字;重點是這群球星能夠在幾十分鐘之內燃燒掉我們幾十年人生的乏味。正如fadeaway絕對不是最有效的進攻武器,但Kobe一個漂亮的fadeaway卻可以使人忘記他無數無果的投射,更可以讓我暫時忘記自己那平凡庸碌的本來面目。
(球星與球迷俱老之二)

梁文道
電郵 :
bibliophile.apple@gmail.com

0個評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