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田sir分享 – 宣教歷奇人

馬鞍山礦場之旅 – 看宣教士足跡

田石頭文插圖3走在馬鞍山山路上,這礦山最多的就是石頭,在上世紀的50至60年代,有人已發現馬鞍山的石頭含有豐富的鐵含量 ( 鐵近年的價值是38元一公斤,白鐵更值130元一公斤 ),在當年鐵是工業革命時代的主要原材料,火車、大炮、輪船、飛機都需要用大量的鐵,所以價值十分高昂,有日本公司更來到這山開礦,眼看這一個山谷竟曾是一個能養活萬人的礦場,時至今日礦場關閉已久,但種種舊痕跡仍留在山上。細心走走也會發現這裡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山洞,有的剛好只能讓一個人爬進去,有的大得連車輛也可以駛進,這山也特別多奇形怪狀的大石,不少人會爬上著名的獨木舟石上爬艇,也有麵包石、大象石、蜥蝪石等等。真是別小看我們走的每一座山,經過的每一遍石林,石頭不單有價,更可有藝術價值。

上世紀50至60年代的商人知道礦石有價,就安排工人開發山谷。但宣教士看到生命更有價,在當時香港教會的福音工作仍是開荒萌芽期,仍有不少的市民未聽聞福音,宣教者不惜攀山涉水地每星期幾次的到山上辦教育、救濟及福音工作,要知道從市區到山上交通不便,運送教育及醫療物資更是困難重重,這開山闢石的服事全因宣教者心懷每一個人都值得被服事的信念,每一個人都有需要有聽福音的機會。因著宣教士不計回報的付出,在山上留下福音的種子,石心也因愛而軟化。

回想起當年自己在柬埔寨宣教的日子也像一顆石頭,開始時自己有稜有角的性格和表達也常傷害到人,初到宣教工場已經要其他宣教隊員遷就幫助,又不時有「大香港文化病」,常常覺得當地人又懶惰又落後,但其實更多的是自卑心作祟,怕被別人看低而變得自大。慢慢的我發現更要學習……承擔……忍耐……接受一切不可預期的痛苦,認清自己的生命是多麼軟弱,才開始懂得體諒和包容其他有稜角的石頭。宣教時在人生路不熟的情況下遇到的挑戰很多,但越多的挫折,越受磨練,就會變得更圓善。石頭須被發掘打磨才成器皿,生命也需要天父塑造火炼才可以成為美好的藝術品。 這十年的打磨成為我日後事奉的重要的基礎,讓我帶著天父屬天的視野看我們服事的小石、大石、頑石,他們都是獨特而有價值的,璞玉待琢訓練新一代。

籃體過去30年來為香港的青少年牧養工作努力,而今時今日在電腦網絡成長的新一代提倡全人牧養之時,籃體致力向教會及學校提供可以體驗福音信息的活動。後現代牧養之路一點也不易走,不單是香港,世界其他地方的青少年工作都同樣尋求突破中。所以籃體未來更須學習宣教士的開荒精神,在全球化的後現代世代中開山闢石,創出一條全人牧養之路,與各國的青少年工作者彼此支援、交流、守望,同走這一哩路。

 

接這信心的一捧

約書亞年少時作探子匯報迦南地的狀況,他和迦勒充滿信心,看到耶和華的應許回應說「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這是信心的視野。後來他跟著摩西在曠野歷練學習,看著摩西當年紅海的神蹟,這40年野外的旅程是信心之路。但未入迦南地就接了摩西的棒,走摩西未完的路程,學習帶領人民進入應許之地。

30年前籃體創辦人SIU BOX 為了更有效地傳揚福音信息,開創了體育事工,設立動感講台、推廣籃球基督精神及後我們登上康體歷奇平台。但起初時籃體還未有辦公室,BOX在家中辦公、與HOLLY及兩位小「 童工 」在家中貼郵票,寄出一期期的通訊。雖不知前路如何也邊擔心一家需用時,BOX也帶著一家人踏上信心的一步回應,上一代帶我們過了紅海,也立了很多根基,現在BOX快退休,我們新一代準備接棒。

青少年的牧養需要越來越大,籃體面對的挑戰不少,同行教會也是在掙扎,看著迷羊出走,聚會人數減少是事實。我們的世代正在轉變,世界的氣候急劇轉差,這是風暴、地震、災難愈來愈多的年代。在香港生活亦有一種沉重、灰色的感覺。在這風高浪急的日子中「接這信心的一棒」,我們仍然要緊記「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書1:9)約旦河在前方,唯有摸著石頭過河。用新角度去思考歷奇及籃球事工的發展。埋身牧養,訓練更多新世代的小牧人,走到球場傳福音,走入人群中服侍人。              Nature Tin 

https://hkbsm.wordpress.com/2018/03/28/接這信心的一捧

田sir分享 —  孩子與狗狗之情

initpintu_副本

最近同孩子呢一齊去 露營同燒烤活動,發現我兩個孩子都好鍾意小動物。大仔 澤澤 對小狗有種特別嘅愛心,佢情有單獨鍾乖巧的小狗狗,澤澤會好有愛心咁樣去觀察同溫柔的和小狗相處,不時好開心咁同我講小狗好乖的特質。讓我睇到粗心貪玩以外愛心憐憫的一面。

三歲的細佬皓皓對所有的大狗、細狗、連熱情會撲人的大唐狗、非常巨大的亞拉斯加工作犬都不怕,還命令狗狗們乖乖,一副號令天下的樣子。見到孩子與動物之間的互動,有溫柔細心也有勇氣自信。

https://hkbsm.wordpress.com/2018/01/18/日誌專欄-狗狗之情

跨文化、跨地域的康體歷奇福音之旅

Sir

DSC_1306_副本

 

田Sir創意War game豈只令參加者打開心屝,反思生命,還引申到創意遊戲,跨文化、跨地域,用康體活動傳揚福音,誰說「戲無益」!

 

籃體:除了傳統的玩法,能否在War game加入既具創意又具反思意義的活動?

田:其中一個創意玩法叫「在黑暗中找光明」,我把場內的燈光熄滅,參與者兩人一組在場內找燈,找到便點亮它。但在黑暗中往往有人亂開槍,甚至射自己人,失去理智,反映人在黑暗中因為驚慌,甚麽也做得出。他們的焦點變成打擊「敵人」,忘記了尋燈才是最終任務。

 

若有人冷靜問一問:「可否不用殺人?」那局面已大不同,其實大家不消十分鐘便能找出所有燈,不過這任務有高達八成人「中招」。

 

籃體:這麼多人「中招」反映了甚麽?

田:他們在場內的行動反應了社會文化,别人攻擊我,我一定還擊,很少人會冷靜思考在過程中會否有突破、有另類選擇。當然有少數參與者會商討不要互相撕殺,專心找燈。這些人與其他人不一樣,是值得稱讚的。

 

籃體:「黑暗」

「光明」是否有特別含意?

田:的確,這遊戲還有更深層意義,我希望他們反思「黑暗」是甚麽?如何找尋「光明」?如何找到「光明」?我們有否做了破壞找到「光明」的行動?甚至自己是「黑暗」的製造者?其實我們可以祝福世界,正如把燈找到並點亮它。

 

籃體:War game的啓發性雖然很高,但戰爭距離我們似乎很遙遠!

田:其實凡有戰爭的地方便沒有War game,因為戰爭對他們並非是個〝Game〞。今日戰爭離我們看來很遠,香港人危機意識很低。我會分享在柬埔寨兩次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經歷,其中一次有人用刀襲擊我的額頭,在當地這是很容易遇到的事,只不過我們沒有防備。

 

籃體:你如何讓參

者明白其中道理?

田:我回港後發現,這裡也充滿殺戮,只不過這些殺戮並非用刀施襲。對學生來說是傷害人格、傷害自尊的網絡欺凌,傷害性較子彈還厲害,這些「武器」同樣可致人於死地。

 

香港的婚前性行為越來越嚴重,當伴侶懷有身孕,很多會選擇墮胎,這是另一種「殺戮」。可能你並不在意,但卻每天發生在我們身邊。我會提醒他們,從今天起要點光、找光,在自己的職場、教會成為精兵,發出生命的光輝。

 

籃體:其他康體、歷奇活動能否同樣有這些啓發性思維嗎?

田:我近年思考,把康體、歴奇活動應用到宣教上。因為這些活動是跨文化、跨宗派的。上帝為我們開路,已經有義工羣體用創新的歷奇活動,祝福了兩個短宣差會。

 

他們出發短宣前需要做訓練,隊工需要在兩星期內認識對方。透過遊戲他們很容易認識對方,知道別人對某些事物的看法,他們的回應是積極的。

 

籃體:如何利用歷奇遊戲帶出福音?

田:我們用了半年時間編寫了一本宣教小册子,給這兩個差會試行。其中一個遊戲是「蔴鷹捉雞仔」改良版,並非每個地方的人都玩過。改良版把蔴鷹變成撒旦,母雞改成耶穌,雞仔變成信徒。但在撒旦背後有一條界限,那是天國。

 

要進天國便需要耶穌的保護及信徒的努力,當他們離開耶穌後,便要蹲著行路。由於行得較慢,撒旦有機會攻擊、甚至捉到他們,信仰的路也是如此。有時我們會遇到攻擊、挫折,那時便要原地蹲下,耶穌會前來拯救。進了天國的人也可選擇,走出界線救人。但他們要蹲著走出來,喻意需要冒險。

 

籃體:這遊戲帶出甚麽訊息?

田:遊戲包含兩個意義,一是福音訊息,我們怎樣才能得救?二是基督徒需要負起責任,拯救靈魂。

 

訪問完田Sir,深深體會無論得時不得時都可以傳福音,籃球場上、War game場內、康體歷奇活動中,只要加入創意,我們不單可以玩得開心,還能反思生命,播出福音種籽。

 

https://hkbsm.wordpress.com/2017/11/23/跨文化、跨地域的康體歷奇福音之旅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