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sir故事 – 宣教歷奇人

TIN

田志彥,人稱田sir,八年前加入「籃球體育事工」出任拓展幹事。大大隻隻的他曾在柬埔寨宣教六年,在那裡領悟出很多遊戲活動與傳福音的點子,他接受專訪,分享他箇中心路歷程。先來一篇「難忘柬埔寨宣教體會」。

籃體:你甚麽時候開始萌生宣教心志?

田:我15歲時已有心志,希望有一天會到海外宣教,原因可能我的教會很重視宣教有關。我在教會一直接觸不少宣教士,聽到他們的分享,明白世界有很多福音需要,讓我覺得宣教並非遙不可及的事。

籃體:甚麼宣教士的分享仍令你記憶猶新?

田:其中一位分享到他在柬埔寨的經歷,我很震驚很多當地居民,甚至小孩子住在垃圾山上。我問為何他們會生活在那環境中?最重要的是,他們很多從未聽聞福音。我心裡下決心裝備自己,有朝一日要到那裡宣教。

籃體:預備宣教過程順利嗎?

田:出發前除了讀神學,在教會事奉爭取經驗,牧者亦鼓勵我先取得社會經驗。我找到一份地盤工,工作辛勞不用說,那裡粗口橫飛,常被人整蠱。記得首天工作是搬運每包45公斤的水泥,半天下來已虛脫。放工回家途中,心想「我永不回來」!返抵家門母親看見我的模樣,亦勸我放棄那份工。

籃體:你真的放棄了?

差一點點。我心裡感恩,母親也引證了我的感覺。當晚我致電牧師,表達工作困難,並說不想再返地盤。他只問了我一句:「你不是為將來宣教作準備嗎?少少苦楚也抵受不了怎去宣教?」

籃體:牧師言之成理,你怎回應?

這問題的確是當頭棒喝,令我反省我是否「得個講字」。我沒有答話便收線,在被窩內哭了一晚。我知道哪是上帝向我說話,翌晨我便堅持返回地盤,一做便兩年,當中經歷了很多。尤其學習如何不同文化的人溝通,如何作基督徒,這些對我宣教有很大啓示。

籃體:為何選擇到柬埔寨宣教?

田:教會鼓勵我到需要較大的非華人地方宣教,我考慮的地方包括印度、孟加拉及柬埔寨。我選擇柬埔寨,與一位教會領袖的一句話有關,他說:「你到甚麽地方非你的願望,而是看那裡更有需要。」當時最有需要的是柬埔寨。

籃體:出發前沒有掙扎嗎?

田:回想當時有點「傻傻地」,可能當時年紀尚輕,沒有考慮很多。事實上,正是沒有想太多才有這鼓衝勁。我甚至想過一去不回,長期留在那裡服侍。

籃體:到柬埔寨後生活適應嗎?

田:到達彼邦第一件事是學生活,學高棉語。首兩年是適應期,由到市場買菜到駕駛電單車都要學習,以往的強項如今都無用武之地。還好我一向好運動,每日下午四時便和年青人打籃球。共同喜好,令我在籃球場上結識了很多朋友。

籃體:這件看來很平常的事讓你體會到甚麽?

田:我體會到運動真的能超越語言、文化,尤其在柬埔寨的最後兩年,我體會到運動帶來這樣大的祝福。透過運動人的心扉被打開了,我們可以彼此關心,真正的交往便出現,很多道理、信仰便能傳給他們。

籃體:除了打籃球,還有用其他運動傳福音嗎?

田:籃球只是其中一個中介運動,當我能說他們的語言時,我進入鄉村開展事工。由於鄉間籃球場設備欠佳,所以被迫轉而成立足球及排球小組。感恩的是,雖然用了其他運動,我仍然能與鄉民建立友誼,把福音傳給他們。

籃體:有沒有深刻的例子?

田:我記得常和一位不容易表達自己,脾氣又急躁的男孩打籃球,運動成為他「發洩」感受的途徑,再配合他出席教會的敬拜、小組分享,內心逐漸打開了,性格也因此慢慢改變過來。

籃體:在柬埔寨六年,你帶了甚麽回港?

田:在柬埔寨多年的經歷,令我明白運動能突破語言、文化、穿透人心,尤其是青少年的心。讓我回到香港後,在這基礎上發揮運動創意,把福音傳給年青人。

下篇

War Game 就打得多,下一篇專訪田sir與你分享,如何透過war game看穿人心。

用War game 打開心扉

文化、跨地域的康體歷奇福音之旅


 

更多田Sir分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